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深圳空姐自杀案一审宣判有妇情夫判赔15万

来源: 时间:2018-08-18 18:11:22

深圳空姐自杀案一审宣判 有妇情夫判赔15万

于丹丹

短信内容

陈忠伟(资料照片)

昨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传出消息:广受社会各界关注的深航空姐于丹丹自杀案已作出一审判决,被告陈伟忠被判支付原告魏××(于丹丹亲属)人身损害赔偿款12.5万多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合计15.5万多元。

昨天晚上打通于丹丹母亲魏女士的,她说,宝安法院对此案作了多次调解,但当事人双方未能达成一致。一审判决后,她有可能上诉。有妇之夫还谈女朋友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原告魏××的女儿于丹丹考入中国民航大学。2009年8月27日,于丹丹与深圳航空有限公司签订《预备乘务员培训协议》,并在北京深航酒店接受相关培训。

当时,陈伟忠系有妇之夫,任北京深航酒店负责酒店经营及空乘人员培训管理人员一职。于丹丹和陈伟忠从此相识,后双方发展成为男女朋友。

2009年12月,陈伟忠从北京深航酒店离职,到深圳华强广场酒店工作,一直和于丹丹保持联系。

发多条短信后空姐自缢

2010年2月下旬,于丹丹向陈伟忠提出结束男女朋友关系。自3月7日0时33分开始,陈伟忠通过,多次给于丹丹发送短信,部分短信是这样写的:

0时33分:亲爱的,虽然你不理我,我还是一样会等你,直到终老;10时41分:……既然你要离开我,你就当我这个令你伤心和没用的人已经死去了吧,我会在我们约定的地方等你。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我在天国等着你……10时52分:在离开深圳之前,我还是会偷偷地到机场去看看你,绝不会让你知道。这辈子有生之年我心里最牵挂的人就是你了。永别了我最爱的人……13时06分:亲爱的,我们永别了!不会给你添麻烦了;13时13分:谢谢你给我的一切,我永生不忘,谢谢;15时11分:我走了,你让我痛苦一辈子吧。

这一天,于丹丹也多次给陈伟忠发送短信,部分短信是这样写的:

12时11分:给我打过来,我真的想好好听听你的声音,这样我也会安心地走,好吗?12时17分:不要耍性子了好吗?有你帮我保存这些属于我们的记忆我也就放心了!打过来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好吗?如果你不愿理我,我怕你会后悔!

3月7日中午1时许,于丹丹离开单位到锦江之星旅馆开了一间房。当天下午,于丹丹在该旅馆的一间单人房里自缢身亡。

自缢死亡不以刑事立案

2010年3月19日,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出具《法医学死亡证明书》,证明于丹丹系自缢死亡。

4月28日,宝安公安分局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8月20日,宝安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信访答复函》,维持《不予立案通知书》的决定。

陈伟忠未充分履行义务

宝安法院认为,对于丹丹的死亡,公安机关已出具的《死亡证明书》定性为自杀。于丹丹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珍惜自己的生命。其因自身情感等问题选择结束生命,对这样的不幸结果,她本人有主要过错。

被告陈伟忠作为于丹丹的培训管理人员,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于丹丹成为特殊的男女朋友关系,其行为有违社会的善良风俗和基本的道德准则。当时,于丹丹还未毕业,涉世未深、社会经验不足,遇到人生挫折时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强。而与于丹丹有着特殊情感关系的陈伟忠,无论在年龄还是社会阅历、生活经验等方面都比于丹丹有更多的优势。在双方发生情感纠葛时,陈伟忠应当更多地感知到于丹丹处在感情脆弱的时候。

事发当天,于丹丹发送有自杀倾向的短信给陈伟忠,陈没有基于其丰富的生活经验和阅历加以判断,而是发送了一些令人易产生悲伤、厌世情绪的短信给于丹丹,对于丹丹意欲自杀的心理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综合以上三方面的因素,宝安法院认为对于丹丹的离世,陈伟忠未基于双方特殊的情感关系,充分履行保障于丹丹人身安全的义务,对于丹丹的死亡具有一定的过错。因此,法院酌定陈伟忠承担20%的赔偿,遂作出上述判决。

曾有质疑于丹丹被“潜规则”

1988年5月17日出生的于丹丹是沈阳人。2009年8月27日,与深航签订了预备乘务员培训协议。8月底,于丹丹来到北京深航酒店进行培训前的实习。由于于丹丹在实习期间各项表现优异,人又开朗单纯,引起了北京深航酒店高级管理人员、实习阶段主要负责人陈伟忠的注意。

于丹丹当时有个男朋友张成龙。张成龙提供的一份书面材料证实:“丹丹当时告诉我说,他们酒店一个经理对她很好,会没事带她去公园散步,教她学开车,还教了她很多东西。当时我提醒过丹丹。她说她明白,那个男人都可以当她父亲了,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很相信她就没太在意。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丹丹给我打要和我分手,说那个男人可以和他老婆离婚而选择丹丹,他们之间也发生了关系。”

于丹丹的男朋友张成龙后来介绍,他曾努力劝说丹丹与陈伟忠分开,丹丹也答应了。但过了几天,丹丹给他打说,她要和陈伟忠分开,但陈伟忠却拿死威胁她,说要是分开他就去死。

于丹丹的继父李彦章说,进入培训的准空姐(预备乘务员),只有50%的人可能成为正式空姐,陈伟忠是否曾以此为诱饵引诱或威胁过于丹丹,现在已不得而知。但于丹丹的妈妈魏女士说,陈伟忠曾无数次对丹丹表示,可以给她安排好的工作岗位、好的班次飞行,甚至可以通过他在深航的关系把丹丹调到她的家乡沈阳。“虽然不知道陈伟忠在深航是否真有这么大的权力,但这对一个还没有什么社会阅历和处世经验、刚进入社会的小女孩,肯定是一种很大的心理压力。”魏女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