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男子无缘念大学患上精神病父亲无奈锁儿两年

来源: 时间:2018-08-30 19:22:58

男子无缘念大学患上精神病 父亲无奈锁儿两年

今报郑州讯“孩子从小学到高中学习一直很好,后来变得有暴力倾向。不锁吧,害怕出去惹事,锁吧,看着他痛苦,我们心里就像刀割。”天天将儿子用铁链锁在家里,面对哀求的眼神,尽管流着泪,父亲还是狠心按下锁头。在新密市岳村镇园林村,这种伤心的锁儿情景,已在李松老汉家中上演了两年多。   【病发】家贫无缘大学校门

昨天一早,就赶到了新密岳村镇园林村五组,在65岁的李松老汉家中,提起锁儿的经历,老两口便泣不成声。

李松说,被锁的是他的四儿子,名叫李朋伟,31岁。“这孩子从小学起学习就好,初中、高中时都是班干部。1998年高中毕业,他考上了大学,通知书也收到了,可家里太穷,拿不起学费,这孩子就放弃了上大学”。

李松说,李朋伟2000年左右精神方面开始出现问题,当时吃着药,病情尚不算严重。此后10年间,李朋伟的病时常发作,在郑州和新乡等地精神病医院,住了五六次院,每次都是几十天。“锁他是从两年前开始的。”李朋伟的姐夫说,2008年夏季的一天,李朋伟突然发狂,拿起一根木棒,照着父亲的头上砸过去,把木棒都打断了。此后,他的举动更让人害怕,他常常手里抓着砖头,见人就想砸。“没办法,家人决定把他用铁链锁在床上,不准出屋,更不准出院子。他开始不让锁,三四个男子冲上去按住他,才把他给锁上。”

【矛盾】家人又恨又怕又怜

“他的病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与正常人一样,啥都知道。不好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六亲不认。我现在和他并排走路,都得拿余光扫着他,生怕他干啥过激的事儿。”李松说,有一次,家人实在不忍心,就松开铁链放他一会儿,没想到,他拿了一把菜刀,把院子里的向日葵全部“斩首”。一刀一个,非常凶狠,家人害怕了,只好结伙冲上去,把刀夺下将他重新锁上。

昨天上午,采访时,看到李朋伟精神还算正常。他的姐夫进屋牵着铁链子,让他坐在厢房,把铁链子锁在窗户上。

看神情,李朋伟与正常人无异。他不停地用手捋着铁链子,一次次请求:“把锁解掉,让我到院门口透透风。”

为了验证他是否清醒,指着他11岁的侄子,问是谁。李朋伟说,我侄子。

李朋伟11岁的侄子说,四叔很可怜,他不怕四叔,四叔从没打过他。“其实他也可痛苦,看到手上和腿上的铁链,多数时候沉默不言,有时眼里还委屈地含着泪。”李朋伟的大姐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注意到,给李朋伟松开铁链半小时后,家人再次要将他锁上,李朋伟显出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乖乖把胳膊伸到铁链边。

【求助】锁不锁,这事可咋办?

在李松家里,见到了李朋伟先后三次在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住院的病历,上面均显示诊断结论为“精神分裂症”。

“每年光吃药,就得3000多元,要是住个院,花费更多。”李朋伟的母亲卢香一边洗着被单,一边抬起手臂抹泪。她说,家里人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没啥经济收入。“孩子都31岁了,家里不指望他干啥活儿,只要别惹事就中了。”

曾经也有人认为他们天天锁着儿子不妥,甚至还打过报警,民警来问问情况又走了。“天天锁他,我们当父母的比谁都心疼,可又能咋办?锁吧,看他那样子,实在不忍,不锁吧,万一惹啥事了,谁来担?”

李松说,锁儿子还有一个原因,“他不止一次扬言要杀人,像砍葵花一样,一刀一个”。

“我们知道孩子太憋屈,不利于他的病情恢复。想托问问,俺锁孩子违法不?俺孩的病能治好不?有啥省钱的办法没?”李松说,“我和他妈都是65岁的人啦,现在我们养着他,经济来源全靠我天天背着农药桶,给人家打打农药挣些钱,累死累活干一天才挣5块钱。”

李松还说,李朋伟从小学习好,字也写得好。被锁的时候,有时太无聊了,就照着书上的文字抄抄写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