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一女子使用美容院推荐化妆品体内汞超标7倍

来源: 时间:2019-02-04 00:06:42

一女子使用美容院推荐化妆品 体内汞超标7倍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得知汞中毒后,王凤荣经常以泪洗面 本报 阚旋 摄

在美容院做了半年美容,感到身体不适,被医生诊断为神经性耳聋。但她仍坚持使用美容院推荐的化妆品,直到去年底,她被诊断出汞中毒。

在美容院美容后出现不适

2006年年末,35岁的舒兰市民王凤荣发现双颊出现蝴蝶斑。“这可是‘面子’问题,我就寻思怎么把斑块弄下去。”王凤荣说,她选择了离自家不远的雅风美容院做美容护理。

王凤荣称,每隔四五天她就去做一次美容,后来在店主张某的推荐下购买了“女人蜜语”系列化妆品。“‘效果’真的是挺好的,斑块逐渐消失了。”王凤荣说,这使她相信继续做美容皮肤会越来越好。

半年后,王凤荣感觉身体乏力,但她没有放在心上,仍继续去做美容,并早晚对着镜子化妆,“女人蜜语”凝白亮肤晚霜更是经常使用。

“我经常晕车,但从来没有听力不好过。”王凤荣说,在美容院做美容近半年时,她突然右耳听不见了。

“有一次,她半夜起来上厕所,十来分钟也没出来。我就到厕所去看,见她浑身是汗坐在地上,和昏迷了一样,我还以为她得了心脏病。”丈夫崔光春说,当时王凤荣还有意识,但就是眼睛睁不开。

几年来,这种突发情况发生了四五次,王凤荣经常感觉身体发虚,眩晕、迷糊和恶心。她下定决心把病因找出来。

走了多家医院没查出病因

“我去很多医院,最初在舒兰当地医院检查,之后去了吉大二院。”王凤荣说,医生告诉她是神经性耳聋,这种病不好治。之后,她和丈夫在哈尔滨、长春、北京等地的医院检查了很多次也没有找到致聋的原因。

2010年,久治不愈的王凤荣开始到处算命,求人看病。“有一个算命的说我得的是邪病。”王凤荣说,她相信了这种说法,便到处花钱请“高手”帮助驱邪。后来听朋友说延吉有3位“大仙”仙术高超,她就把“大仙”请了过来。

“在我家先看了风水,然后在门上、窗户上都贴了符。”王凤荣说,3名男子还跳起了大神,但这些折腾对她的病没有丝毫效果。

“要不是丈夫带我去长春职业病医院检查,我还盼着病慢慢好起来呢。”王凤荣说。

医生确诊非职业性汞中毒

去年12月中旬的一天,王凤荣早晨起来后依旧坐在沙发上化妆,崔光春突然意识到是不是化妆品出了问题?“我在上和电视上看到过这种类似的。”崔光春说,他们来到了长春市职业病医院做检查。

经检查,王凤荣尿汞数值达到856.8nmol/L,而一个人的体内正常尿汞值应该在99nmol/L以下,她的数值超出了人体能承受的7倍还多。医生诊断为非职业性汞中毒,要求王凤荣立刻住院进行排汞治疗。

该医院王医生说,王凤荣住了70余天医院,每次的排汞数值均有所不同,所以无法统计。

住院期间,崔光春到该美容院又购买了一套“女人蜜语”作为证据保存,之后将使用的化妆品拿到了吉林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院进行化验。检测结果显示,王凤荣使用的凝白亮肤晚霜汞含量超标3万倍。

■各方说法

事主:3万元赔偿根本不够

“我拿到证据后,美容院承认是他们销售的化妆品,但一直没有赔偿,只是让我找厂家。”崔光春说,“最初,通过美容院,厂家来人给解决,说是给3万元赔偿,但我没有同意。”崔光春说,后来厂家还有美容院都去医院看望,给了2000元钱,之后又来探望和商谈赔偿。

“这几年花了不少钱,3万元根本不够。”崔光春说,早期没有发现是汞中毒,检查就花了不少钱,而后期的治疗也需要不少钱。

美容院:销售的是合格产品

昨日下午,来到雅风美容院,但大门紧锁。“这里在春节前就已经不营业了,好像是家里出了点事。”隔壁商家说。

16时许,美容院店主张某给打来了:“化妆品是我销售的不假,但都是合格产品,我才销售的。”张某称,该化妆品在全国都有市场,但舒兰只有她一家销售。“厂家说,经营这么多年在全国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张某说,具体情况她并不清楚。

随后联系了该化妆品厂家一名于姓负责人,其在中称半小时后会打过来说明情况。19时,再次打,对方始终未接听。

工商:建议司法程序解决

舒兰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南城分局局长吕富说,接到崔光春的举报后,他们派人去美容院调查,“美容院是销售出去一套,就向厂家订一套,并没有存货。”吕富说,所以他们没有找到相关的化妆品,无法送去鉴定。

“我后来希望两家坐下来协商。”吕富说,双方可能在赔偿款上分歧很大,无法达成一致,他建议崔光春上法院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