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男子当街摔死2岁女童刑法上的死亡标准图

来源: 时间:2019-01-24 18:23:48

男子当街摔死2岁女童 刑法上的死亡标准(图)

男子当街摔死2岁女童

男子当街摔死2岁女童,起因竟是停车争执,如此丧心病狂的做法引起众怒。生命来之不易,但为何人们如此轻视生命,仅仅是因为停车这样的小问题,就酿成如此惨剧。泱泱中华、礼仪之邦为何上演如此让人心痛的悲剧,如果多一些礼让,多一些耐心,遇事心平气和地处理,是否会避免如此惨剧?

据报道,23晚在北京市大兴区一公交站旁,两名驾车男子与一女子发生争执,一男子殴打该女子,并将女子推载童车中的两岁女童重摔在地。据医院内医护人员介绍,孩子的脑干严重受伤,已经被确诊为脑死亡,只剩下心跳。脑死亡是否是刑法意义上的死亡呢,刑法上的死亡标准是怎样的?

刑法上的死亡标准

关于人的死亡,学说上主要有脉搏停跳说、心脏停跳说、呼吸停止说、瞳孔放大、脉搏心脏停跳、呼吸停止的综合说、脑死说等观点的对立。在大陆法系国家,综合说仍然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但是脑死说正逐步变得有力;在英美法系国家,脑死说也是占据上风。我国刑法学界一直把综合说作为判断死亡的标准。

卫生部于2002年推出了成人《中国脑死亡诊断标准》(草案)。其一,先决条件:昏迷原因明确,排除各种原因的可逆性昏迷。其二,临床诊断:深昏迷,脑干反射全部消失,无自主呼吸(靠呼吸机维持,呼吸暂停试验阳性),以上条件必须全部具备。脑死亡观察时间是,首次确诊后,观察12小时无变化,方可确认為脑死亡。由此可见,我国脑死亡的概念主要是指脑干死亡。但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并没有在立法上对脑死亡加以确认。

单纯从复苏之可能性来讲,脑死亡的标准可能更具科学性一些,因為脑死亡的患者相较于心肺死亡标准,出现例外情形的确会少很多。但是,我国现实的情况是公众对死亡标准的认识还处于传统的心肺死亡标准的阶段,而脑死亡的判定十分复杂,须具备一定的技术要求,我国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极不平衡,诊疗条件存在差异,难以在全国范围内统一采用脑死亡诊断标准。死亡标准的选择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医学上的问题,死亡标准的接受涉及伦理基础、实践基础、法律基础等等多方面的因素,不是简单地以个人立场之不同為满足个人喜好而随意选择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