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马尼拉人质事件重提誓将追究菲律宾的国家责

来源: 时间:2018-08-24 19:04:20

马尼拉人质事件重提 誓将追究菲律宾的国家(图)

导语:

在近日的亚太经合领导人峰会上,马尼拉人质事件被重新搬上桌面。事情已经过去三年,菲方的态度仍然强硬,人死不能对证。到底是枪手还是菲律宾警察射杀的香港游客,无从查知。但仅凭香港游客在菲境内被射杀一事,菲律宾就应该负责到底。毕竟,枪手也是菲律宾人,绑架也由菲律宾的国家行为所致。

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菲律宾还声称没有的话,国际法上的国家真的就没有存在必要了。以后,各国不必为别国的公民的生命安危负责,国际社会成了没有道义、没有人性的社会。细思恐极,我们绝不能让它真实上演。

事件回顾:

菲律宾总统拒为香港人质事件道歉:是杀手错误

综合香港媒体消息,正在印尼巴厘岛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峰会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7日中午首次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及7名菲律宾部长级官员,会面40分钟,要求就三年前马尼拉人质事件道歉、赔偿,惩处相关人并保证同类事件不再发生。

据菲律宾媒体报道,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与香港特首梁振英会面时,对马尼拉人质事件表示哀悼及深切遗憾,但强调事件中犯错的是枪手,他不会致歉,亦不会就他人的错道歉。

梁振英指出,菲律宾方面认为人质事件已解决,但他不同意,并提出两地高层官员就人质事件正式商讨,获菲方同意,会尽快作出安排。但他还强调不要太早有期望,港府会以尽快满足死者家属及伤者要求为目标。(来源于人民)

法邦时评:

国际公法认为,如果要由某个国家承担国家,必须满足行为归因于国家的要件。以下情形被国际法认为是归因于国家的行为:

1、 国家机关的行为;如果香港游客真的是被营救人质的菲律宾警察所害,毋庸置疑,菲律宾要承担

2、经授权行使政府权利的其他实体的行为;

3、实际上代表国家行事的人的行为;

4、别国或国际组织交给一国支配的机关的行为,在行使该支配权范围内的行为,视为该支配国的国家行为。

5、叛乱运动机关的行为。在一国领土上的被承认为叛乱运动的机关自身的行为,根据国际法不视为该国的国家行为。已经和正在组成新国家叛乱运动的行为,被视为已经或正在形成的新国家的行为。

6、非代表国家行事的个人的行为不是国家行为。但对于某些特定人员,如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外交部长及外交使节,由于其在对外交往中的特殊地位,对于他们在国外以私人身份从事的不法行为,国家一般也承担相关的。

国家承担的具体方式有以下几种:

1、限制国家主权,国家主权是指国家所享有的对内最高统治权、对外独立权以及反抗任何外来干涉和侵略的权利。国家主权的内容包括政治主权、经济主权和司法主权三个方面。限制国家主权则是指在上述三个方面,对国家主权的行使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限制主权是最严厉的承担的方式,适用于严重违反国际法的情形,不适用于此。

2、中止不当行为,这一的履行并不取决于整个行为是否完成,除非有关的国际权利或义务已经被修改、终止或不法行为得到谅可,国家一旦实施了不法行为就有停止这一不法行为的义务,这是绝对的和无条件的。停止不法行为不影响被停止的行为已经引起的,只是减轻了该行为的。

3、恢复原状,是指实施国际不法行为的国有义务把被侵害的事物恢复到实施不法行为前所存在的状况。受害国有权要求从事国际不法行为的国赔偿造成的损失,恢复原状。此方式要求必须在事实上可行,要基于公平原则,不应当损害赔偿国的政治独立及经济稳定。人死不能复生,香港游客已受伤亡,不能恢复原状。

4、赔偿,对于完全是由非法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尽管这些损害后果与该行为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但却与其一系列相关联的和具有因果关系的事件相连,也应当给予充分的赔偿,还要考虑到受害人是否有过失行为。香港特别行政长官梁振英菲律宾总统就马尼拉人质事件道歉、赔偿,是合理的要求,是非常符合国际法的。

5、道歉,作为一种国际实践中普遍适用的法律形式,是指实施国际不法行为的国家向受害国为其行为表示歉意,给受害者以精神上的满足的形式。这是精神损害的赔偿方式,理论上适用于一切损害行为。菲律宾总统竟然说出不必致歉的话,一点都看不出菲方的悔意,间接造成对受害人家属的二次伤害。

友评论:

无赖国家菲律宾

@雪上松:菲律宾有如此蛮横,这跟伟光正的纵容忍让有密切的关系,香港人质事件过去了几年了,香港人没有忘却,他们好像忘记了,又送钱又做项目。

@九州散客:我想对香港说:不要害怕,强大的中国是你们坚强的后盾!国家不会坐视不理的!

@江海:香港在菲律宾的人质事件3周年了,而菲律宾还是没有任何实质赔偿和正式道歉。为此,中国香港3家媒体在APEC会议中质问菲律宾总统,竟然被以安全威胁等因素而取消采访资格。的质问何来安全威胁?我同胞的生命又何止安全威胁能掩盖?我国公民的生存权利绝不能如此被漠视!

结语:

历史上,二战后德国历任总统及总理对战争表示忏悔,还有总理在纪念碑前下跪。有人说,德国总理跪下了,德国人民站起来了。一个懂得忏悔的民族才能赢来世界的谅解。菲律宾真的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吗?如果是死不承认,世界人民都瞧不起他们。()